始知相忆深-LJR

【实名认证:胡歌&王凯的圈外老婆】

【琅琊榜/靖苏】念 (宗主生贺)


(在这个特别的日子里,逼死我也一定要写点什么!不管是糖还是刀。)

萧景琰又做梦了。这几日,他总是做梦,梦里都是他和林殊年少时的那些小打小闹。不过今日到有些不同,可能因今日是林殊的生辰罢。

“水牛……水牛,你快过来看”林殊抬头冲萧景琰喊着,一边用手捂着怀里不知是什么的宝贝东西,明亮的笑容写在少年的脸上。
“这次又是什么奇珍异宝啊?嗯?不会又是从黎崇先生那里偷拿来的书籍吧?这么不长记性,真不怪林帅打你时下手狠。哈哈哈哈”身着一袭红服的萧景琰看着因被打趣到而虎着脸的好友,笑得前仰后合。
“萧景琰,你有完没完。总拿这件事来揭我的短实在算不上君子,哼。有本事,咱们来比一场啊!”年少气盛的林殊单手插着腰冲对方吼着。
“别……我可不想被母妃责骂,算我错了还不行吗。哎!这是什么?你不是让我看吗?快,打开让我看看……”萧景琰眼角藏着笑,成功的转移了话题。
“哼……”提到怀里的宝贝,林殊瞬间把来自好友的揶揄抛到了九霄云外。“你快看,这是太奶奶刚送我的盔甲,好不好看?听说这可是花了好些功夫才做成的呢!过了及冠之年,我就穿着它随父帅上战场。你就羡慕着吧……”少年明亮的眼神里闪烁着别样的光彩,意气风发的姿态更是把他衬的越发生动起来。
“你呀!年纪尚小,怎么老想着战场杀伐。……这便是太奶奶送你的生辰礼物吗?确实不错,看这品色便知难得”萧景琰看着好友一脸的开心,倒没发现自己脸上的笑容更胜。
“咦……你原来记得我的生辰啊!那礼物呢?”林殊把手掌摊开对着萧景琰。
“啊!……那个,那个……我没备礼物,你知道的我从没给人送过东西,我真的不知道该备些什么。”萧景琰似是没想到林殊真的会向他伸手要礼物,一时竟有些慌张。
“哈哈哈哈,看把你吓得。我们这么好的关系,整那一套干什么!再说我是注重那些身外之物的人么?……不过,听说你过几天就要去东海了,你回来的时候若能给我带颗鸡蛋那么大的珍珠,我便原谅你了!怎么样?”林殊这突然转变的话锋把萧景琰逗乐了。
“别开玩笑了,哪有那么大的珍珠啊!你见过啊!”萧景琰调笑道。
“哼。鸡蛋那么大的没有,那鸽子蛋大的总该有吧!反正你得给我带回来,不然就别见我。”林殊装作生气的一甩头走了。
萧景琰知道林殊是故意那么说的,但到了东海时,他还是真的空出时间去找了。没想到的是,真的还就让他找到了那么一颗有鸽子蛋大的珍珠。可等他带着珍珠回到金陵时,一切都变了!
………………
所幸,他还是把珍珠送了出去,送给了那个样貌虽改,但本心未改的林殊亦或是梅长苏。
梦中,萧景琰好似又看到了梅岭的大火,一片红光,映的天都发红。然后,他看到梅长苏从火光里走了出来,身上还是穿着那件月白衣衫,和当初坚定的站在他对面说“我想选你,靖王殿下”穿的那件一模一样。萧景琰看着他手里捧着什么,一步步向他走来。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晰,然后便把手里的东西交给了他,不说一句话转身就走,萧景琰低头一看正是那颗鸽子蛋大的珍珠。他想要追上去塞给那人,可一抬头,梅长苏已经不见了。萧景琰急的四处喊他……
“父皇……父皇,你醒醒……”
梦境散了,萧景琰睁开眼看着一脸担忧的太子。
“是念殊啊!刚下朝吗?你不用每天都往父皇这儿跑,多去陪陪你母后才是。知道吗?”
“父皇放心,儿臣知道。儿臣看过父皇就去陪母妃。”太子萧念殊答应到。
“嗯,好,好。你每日监国已是很累,早些去歇息罢。父皇想再睡会儿,你去罢。”
“好……好,儿臣看着父皇入睡后再走。”太子颤抖着声音继续答应着。他知道,他的父皇这一生很苦。
又是梦境,不过萧景琰很快就认出了这是哪儿,这是九安山的后山坡上,这个地方没几个人知道的。远处站着一个人,身形和小殊一模一样,那人回头看到了他,笑着说:“景琰,你来了!”萧景琰知道即使那人不回头,他也知道那就小殊。这一次,他一定要把珍珠送还给那个人。

元祐三十九年三月十五日,梁帝萧景琰殁。
同年,太子萧念殊即位。

――――――――――END――――――――――

【看在太太我熬夜写完的份上,就别给我寄刀片了!么么,白色情人节快乐。】

评论 ( 11 )
热度 ( 48 )

© 始知相忆深-LJ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