始知相忆深-LJR

【实名认证:胡歌&王凯的圈外老婆】

【凯歌拉郎/璞臣】命劫 (下)

―这么长时间,差点弃坑
―前文走tag

漆黑的夜,如同上好的研磨没有一丝杂色。月华掩藏于乌云身后,只留出一小角淡淡的,诡异的光。
亥时,原本寂静无声的南来镇开始渐渐不平静起来,夜色阴惨惨,空无一人的街道此刻扬起冷风,凄冽寒骨,如厉鬼在耳旁磨牙吮血,令人不寒而栗.鬼哭狼嚎声渐起,被阵阵阴风吹过的柳树枝更是犹如鬼爪一般挥舞着。月牙泛着蓝色,声势虚张.黑暗仿佛张着硕大无朋的鬼眼,用手摸索,把哭声挂到影影绰绰的枯枝上,声嘶力竭的风撕扯着一切.
靠在树旁打盹儿的宁采臣被这异常的冷风吹醒。朦胧中,好似看见不远处有好多人影晃动,眨眨眼再看,又空无一物。
宁采臣觉得自己是真的睡迷糊了,抬眼又四处看了看,并没有看到石太璞,不过今晚这夜真的是格外的黑啊!刚准备起身时就被一双温暖且有力量的手按住,来自内心莫名的安全感告诉他来人是谁……
“石大哥……你……”
“嘘!小声说话……我们布下的阵法已经被破坏了,能在我们眼皮下来去自如,只怕这个在南来镇行凶的妖物道行不浅啊!马上就到子时了,你切记不可离开我半步。不然……”
石太璞话还没说完,不远处就泛起一阵雾,雾气散开后只见从里面出现了许多晃动的人影。
“怎么突然会有这么多人?是南来镇的村民吗?”宁采臣不可置信的声音传来。
“当然不是,那些都是被控制的游魂。”
“啊?……那……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这都是些小喽啰,不成问题。先跟着他们”石太璞边说边掏出一道符贴在了宁采臣的额头继续道:“这是隐去活人气息的符。”
“石大哥,那你呢?”
“我是行道之人,无需借助这些,也是有办法的”
两人一路跟着,也不知走了多久,那些游魂终于在一个山洞前停了下来,两人还没来得及细看,又起了一阵雾,雾气散开后,果然那些游魂不见了。
等了一会儿,还不见任何异动,石太璞正准备起身去寻,这时只见四周开始幻化,瞬间就变成了另一番景象。消失的游魂出现了,出现的还有一名幻化成人的俊美男子,只是再怎么俊美也难掩自身散发的妖魔之气。只是这山中精怪也同人一样喜爱美丽的皮囊,如今这妖魔能变化出如此样貌,可见道行之深。
石太璞庆幸自己刚刚按耐住了冲动,不然怎么抓得到这只领头羊。低声嘱咐好宁采臣不要轻举妄动后,开始往这山妖的身后移动,谁知却一个不小心碰到了身旁的石头,不出意外藏身之处被发现。石太璞当即只能先下手为强,几道符射出灭了离身边最近的几个游魂后,随即出剑飞身刺向山妖,几番来回后,石太璞渐渐开始处于下风,心道:“这山妖占尽天时地利,看到硬攻是不行了,只能巧取”顿时生出一计,只待山妖离身最近之时便是下手的好时机,此计虽然危险成功率却高。
可宁采臣怎知石太璞心中所想,眼看山妖离石太璞越来越近,宁采臣也顾不上多想,胡乱抓出怀中的符便往山妖身上贴去,那山妖怎能想到这里居然还有第二人,一个不察觉竟被宁采臣贴中要害。随即发怒,转身掐着宁采臣的脖子提了起来,石太璞没想到宁采臣为了保护自己居然冲了出来,眼看山妖的手越收越紧,石太璞一阵心慌。心里竟蹦出这样一个念头:“若宁采臣死了,自己绝不独活。”
石太璞快速在脑中翻阅师父曾教授过的法诀,灵光一闪而过,师父说过此法易损身,但也最有效。
中指之血,阳气最纯,此精血犹如心头血。
石太璞咬破中指,把精血抹到桃木剑上,然后左手中指及无名指向内弯,大姆指压住中指及无名指指尖。
口中念道:“天地自然,秽炁分散。洞中玄虚,晃朗太元。八方威神,使我自然。灵宝符命,普告九天;乾罗答那,洞罡太玄;斩妖缚邪,杀鬼万千。中山神咒,元始玉文,持诵一遍,却病延年;按行五岳,八海知闻;魔王束首,侍卫我轩;凶秽消散,道炁常存。急急如律令。”
随即一道金光伴随着桃木剑刺向山妖的眉心,果然山妖松开掐着宁采臣的手想要抵挡,然而已经来不及了,木剑正中眉心。
“啊……”凄厉的惨叫声伴随着团团黑气散开,最后只剩地上一片灰尘。
石太璞在失去意识之前看到宁采臣向他跑来,嘴里好像说着什么,他努力想要听清却还是昏了过去。
两日后,石太璞终于醒了过来。身旁还有大夫照顾,看来自己已经是被送下了山。只是却并没有看到宁采臣,房间里围满了人,都说是来道谢的,一番言谈后终于打发走了众人,石太璞叫住同样准备离开的大夫问:“先生可知是何人送我下山的?”
“是那位宁公子,只是他已经离去了!”
“什么?何时走的?可有留下什么书信?”
“今日一早便离开了不曾留下任何书信,只叮嘱我要照顾好您”
“……今日?嗯……有劳先生了。” 石太璞莫名的有些生气,这算是不辞而别吗?虽说两人陌路相逢只有短短几日的相处,但到底并非薄情寡义之人,何况两人也算共同经历生死。如今离别之际,竟不留一言半语,当真狠心。亏的他落入山妖之手时,自己为他担心。石太璞越想越气,恨不得立刻找到那人问个清楚,这么想着居然也就行动了起来。
宁采臣一路上心慌意乱,一边为自己对石太璞生出复杂的情感感到羞愧,一边又在乎石太璞若醒来后知道自己不辞而别会不会感到心寒而烦恼。就这样,这一日一路磨磨蹭蹭的竟只走了几里路程。如今,天都快黑了,这么算着,宁采臣更是心烦。脚下也加快了步伐,怎么着也得赶在天黑前找到个客栈吧!
再说石太璞到底是会武之人,脚步也快,此时已到了过路的客栈,看着天将黑想着干脆在此住上一晚,明日再赶路。却不想刚一进门就看到了宁采臣。此时宁采臣也看到了他,脸上的表情可谓生动,先是由惊转喜,又是由喜转惊,也不知到底是喜是惊。
“石……石大哥”宁采臣小心翼翼的唤了一声。
“……”
宁采臣心想那人果然心寒了,定是不想再理他。自己又何必多说徒增他人烦恼,干脆回房明日早早离开罢。
石太璞正等着宁采臣解释,谁知那人却转身走了。石太璞气急,一团怒火上窜下跳不知如何释放。也不知怎么的上前就抓住了宁采臣,回过神的时候,宁采臣已经被自己抱在怀里了!
…… “石大哥?”
“你为什么离开?”
“我……我不知道怎么面对你?”
“什么意思?”
“我好像喜欢你……”
“…………”
石太璞突然想通了宁采臣落在山妖手里时自己为什么会心慌。
“…………”
“那就更不该离开,你还没听到我的回答。”
“那你的回答……”
“我来找你还不算回答吗。”


《完》

【这几天在准备毕业论文,明天要去首都玩。迷迷糊糊的也不知道自己写了些啥……将就看吧!
话说过百粉好几天了,你们想看啥?】

评论
热度 ( 27 )

© 始知相忆深-LJ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