始知相忆深-LJR

【实名认证:胡歌&王凯的圈外老婆】

【魔道祖师/薛晓】重行

#薛洋&晓星尘.看清cp再点文#
#重生?各种bug(别管#
#我的薛晓啊!哭!这对儿虐人的CP,我一定要让他们HE回来!(坚定脸)#

正文

薛洋觉得自己估计是快要死了!不然怎么会觉得站在自己面前的是晓星尘呢?

是啊!怎么会是晓星尘呢?他死了,被自己逼死的!

当面前的人从他手里夺走降灾再刺入心脏的时候,他感觉不到一点疼痛。薛洋想起了当初晓星尘刺入他腹部的那一剑,他记得那一剑明明很疼的!顿时回忆如思绪般涌来。

…………

晓星尘说: “放心,我救你回来,自然不会害你。”

晓星尘说: “你伤没好,一直不听话走动,可以吗?”

晓星尘说: “那可不行,你一开口我就笑。我一笑,剑就不稳了。”

晓星尘说: “无论后来发生了什么,既然现在的你尚且可算安好,便不必太沉郁于过去。”

晓星尘说……

晓星尘说……

晓星尘说……

晓星尘说: “……薛洋,你真是……太令人恶心了……”

晓星尘说: “饶了我吧!”

…………

回忆戛然而止。思绪逐渐散去。

“晓星尘……我来找你了!”

薛洋死了!

有的说是死于姑苏蓝氏含光君之手;也有的说是死于金陵敛芳尊之手;还有少数人说是死于自尽,因为他的佩剑降灾就插在他的胸口;甚至更有极少数者说是死于神秘人手下。当然大多数人对后两者的说法是持否定态度的。
无论死因如何,并没有人在乎。他们只会觉得大快人心,拍手称赞罢了!至于死于谁手,那只是茶余饭后的谈笑而已。因为整个修真界都知道薛洋此人作恶多端,人心不古;此人一身罪状罄竹难书。

总之,在众人眼中,薛洋必须死。
――――――――――――――――

十年后。

“道长,你能不能走慢点儿啊!”

“好!”

“道长,我累了!前面茶馆休息一下怎么样?”

“好!”

“道长,你能不能别老一个字一个字的回答我啊?”

“……什么?”

“唉!道长,你是不是不喜欢我啊?”

终于走在前面的白衣道长转过了身认真的盯着紧跟在身后的少年认真道:“我没有不喜欢你。薛洋,你再这样吵闹下去,我们是到不了义城的!除不了走尸,我们就没有酬金可拿。……你不想吃糖了吗?”

听到吃糖少年的眼睛亮了亮,小声道:“想。”

白衣道长继续道:“我眼睛看不见,带着你也好有个照应。若你再不认真赶路,那我可……”

“别,千万别,道长我错了还不行吗?你可千万别罚我不准吃糖。”
少年抬头看了看面前盯着他的那双美丽却无神的瞳孔,咬咬唇又小声道:“那可是我最爱的东西。……我小时候可喜欢吃糖,就是一直吃不到,看别人吃得嘴馋。所以我总是想,要是有一天我发达了,身上一定每天都带着吃不完的糖。”

“呵呵呵……”

听到头顶传来好听的笑声,少年知道身前这个人已经不生气了,虽然印象里这个收留他的人好像也从来没有生过气,一直都是这么好脾气。即便如此,他还是害怕他会生气。想起当初初见这个人时就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就像,像是上辈子就认识一般。

“道长,你当初为什么救我啊?我在别人眼里可是坏孩子啊!”

“是吗?即便这样,那他们也不该打你。你在他们眼里是坏孩子,那是因为你是孤儿,无人教导,行为有失,可这不能怪你。如今,我既然出手救了你,收留你,我就有责任教好你。”晓星尘认真的说道。

“道长,谢谢你。我发誓,我以后一定会做一个好人。”被叫做薛洋的少年满脸感动,简直快要哭出来了。轻声吸了吸鼻子又道:“就像你一样的!嗯!”

“好了,我们该走了!”

“来,道长,我来扶你。”

“呵呵呵,不用……”

“那我拉着你……”

“你呀,呵呵呵。”

夕阳下,两手交握的人影被拉的很长!

―ENG―

【百粉的时候,我好像木有点梗。这么长时间了,干脆两百粉的时候再点梗吧!(我才不会说我懒,口亨)马上要毕业了,论文还没写完(挥手)】

再补一句,高考加油!想当年,我真的只差5分就考上……不说了不说了!好汉不提……咦?

评论
热度 ( 13 )

© 始知相忆深-LJR | Powered by LOFTER